如果这世界上所有的病都能有药可治就好了

其实挺难受的。在这么一个需要被肯定的心理阶段被否定,挺难受的。我没有办法做到去好好安慰和我一样落选的你,我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持笑容和你说我觉得没什么保持平常心两年后再战咯。
好累啊……感觉自己没有一件事能做的好真的好累啊……

负面情绪来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本以为渡过的黑暗全图重来
限时今晚
限时……

重建信心真的是个很难的过程 那两个月的摧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不知再有像高中时那样勇往直前的自信是何时了

高考于我留下的,好像只有伤痛了吧……是个提到那段时间就会让我心痛的事情呢。

多想抱抱那时一个人奋斗抑郁的自己,多想告诉他你真的很棒,多想用手覆住她的眼睛屏蔽外界一切质疑的眼光。

是一段想起就落泪的时光呢。

你挺过来了。噩梦结束了。没事了。

太难了。
抹平那段记忆,走出那份抑郁,太难了。

我再怎么笑得开怀,那三个月给我带来的破坏性的冲击都不会消失的。

噩梦。

今天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初中同学们。三年的时光真的能将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吸烟喝酒的女生吸烟喝酒了,我没想过会分手的情侣分手了,没想过会社会的人社会了。

时间太过强大,我们都不再是原来简单单纯的初中生。

或许有些人真的就此陌路了。不一样的社交圈,不一样的生活习惯。我讨厌的习惯成为她的日常。

总是要长大的。但我依然天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坚持内心的底线,有些东西碰不得。希望自己可以硬气一点,该拒绝就拒绝,不要让自己为难。

依然为你们的人生祝福。

两个礼拜发烧三次的我仿佛是个智障🙃

我怂 我怕总局破罐子破摔 我怕他们的梦因此支离破碎

不希望你们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不理解不理解不理解

一颗甜栗子

愿做一辈子的少年

© 一颗甜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